无标题文档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安徽省高校思政理论课教学资源网 >> 专家论坛 >> 鲁品越 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全球化思想
 
鲁品越 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全球化思想
 
安徽省高校思政理论课教学资源网   发布时间:2018-12-05   来源:   作者:鲁品越
【浏览次数:74次】 【字体: 加粗 正常】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全球化思想

鲁品越

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立足于当代高度全球化的生产力和错综复杂的当代国际局势,把马克思全球化思想推向了新历史高峰,成为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全球化思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深刻领会习近平的这一伟大构想,是对历史伟人马克思的最好纪念。

马克思是全球化理论的首创者。《资本论》指出,资本驱使工人劳动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要最大化地转化为资本,为此它必须寻找新的扩张空间,进行全球扩张。《共产党宣言》指出,“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资本推行全球化的最终目的只是实现资本权力自身的扩张和积累而这一目的必须以生产力的物质载体来实现这一方面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化生产力。然而另一方面,由国际垄断资本为自身资本权力的扩张推动的全球化,必然使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进入全球化进程,由此产生深刻的国际矛盾。马克思的全球化思想经受了《共产党宣言》问世以来的170年的实践的检验,始终闪耀着真理的光芒。

 

1.“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解决全球化进程的基本矛盾的中国方案

由国际垄断资本及其支配的国家所推行全球化,先后产生了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世界格局,其根本目的是瓜分全球剩余价值以进行最大化的资本积累与此必然造成全球性的包括经济与生态两个方面的贫困的积累。因此与全球化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相反,霸权主义的国际生产关系及建立其上的政治军事关系所产生的结果是世界的分裂成为各种国际危机的总根源经济领域的国际产业链与金融链霸权产生了国际财富分配的两极分化的“断层线”成为国际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的总根源;同时通过产业转移与对高科技垄断制造生态环境上的“断层线”成为国际生态危机的总根源通过结盟形成的军事政治霸权制造国际关系的“断层线”成为国际武力威胁的总根源;通过文化霸权制造了全球文化与价值冲突的“断层线”,成为文化冲突的总根源。而上述所有这些“断层线”共同构成了国际恐怖主义的总根源。此外,发达国家在维护霸权上的巨额成本,已经使发达国家难以承受,其国内矛盾日益严重,产生了其内部“断层线”。时代周刊》就曾经把特朗普称为“分裂的美国的总统”。

于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产生了当下全球化进程的基本矛盾:世界各国人民追求自身福祉所要建立的全球化的生产力与垄断资本扩张形成的霸权主义世界格局的矛盾。经过长期的历史积累,这一矛盾今天已经发展到如此程度,国际霸权为此付出的高昂代价已经难以为继,从而不得不在部分领域退出,这就是所谓“逆全球化”。这是霸权主义的自我否定,人类必须提出能够解决全球化进程的基本矛盾的新的全球治理方案

正是在这历史的关头,习近平提出了“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这是解决上述国际基本矛盾的中国方案是马克思全球化思想当代伟大发展成果。它将建立人类历史上全新的新时代世界秩序:

——的根本动力是当事国的人民的共同福祉,是全球化生产力发展的客观需要,而资本扩张需要服从这一需要

——的经济基础是各国人民为了自身福祉共同进行“一带一路”等等建设起来的经济纽带与文化纽带。它使当代国际产业链金融链、互联网、物联网等等生产力社会化的积极成果,突破国际霸权控制成为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物质纽带。

——的政治军事基础,不是通过军事同盟制造的“国际军事链”,而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

——的价值基础,不是强加于世界各国的“普世价值”,而是人类在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和不断发展的“共同价值”。

 

2、从全球化进程基本矛盾看中美关系大局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马克思主义理论视野使我们能够高瞻远瞩地看待中美关系大局,增强政治定力,避免战略误判。有人将进入新时代的中国与超级大国美国之间的矛盾理解为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并将这一矛盾定位为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争夺霸权的斗争,因而因而预言将要重复“修昔底德陷阱”的故事。其结果无非两类:一是新兴大国自身陷入自我崩溃,这就是所谓“中国崩溃论”二是新兴大国“威胁”并将取代守成大国而成为世界新霸主这就是“中国威胁论”。这是一种陷入旧的霸权主义思维定势所产生的错误判断。正是在这一重大问题上,习近平彻底破除了旧的霸权主义思维定势,高瞻远瞩地指出:“我们要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不能搞‘一国独霸’或‘几方共治’。” 中国与美国之间绝对不存在争夺世界霸权的斗争,也不会“共享霸权”,因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从来不谋求这种违背历史潮流的世界霸权。

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矛盾的确存在,但从长远的历史眼光来看,只是上述全球化进程的基本矛盾在中美关系上的表现。习近平指出:中美两国难免存在一些分歧,但这不是两国关系的主流。“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长期来看,解决中美矛盾的唯一解决途径不是打贸易战,搞各种对抗,而是在“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漫长历史过程中,逐步建立完全不同于“修昔底德陷阱”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新型大国关系。它符合增进美国人民福祉的全球化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同时避免其维护世界霸权花费的难以持续的巨额成本,缓解本国的两极分化,从而使美国人民走出霸权主义所带来的困境。

 

3、“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方位

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虽然提出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但已经展示出它的不可阻挡的伟力,这种伟力来自世界各国人民对自身生存与发展的追求,来自生产力的发展决定生产关系,进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客观规律来自由这种历史规律决定的人类历史发展的总趋势。

马克思曾经指出,“每一个单个人的解放的程度是与历史完全转变为世界历史的程度一致的。至于个人在精神上的现实丰富性完全取决于他的现实关系的丰富性。”而把全球化进程建立的这种全球性普遍联系从国际垄断的支配下解放出来,回到各国人民自己手中,这需要经过漫长的而艰辛的历史进程。“共同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正是这样的历史过程,因此它将是世界历史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漫长历史进程中的必经阶段。它没有消灭各国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而是寻求用合作共赢的方式加以解决。它并没有消灭资本,而是寻求使资本扩张意志服从于增进人类福祉的需要。而在此过程中建立和发展的人与人的普遍而广泛的联系,必将为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诞生创造前提

 

来源网址: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xNzYzOTA0OQ==&mid=2247484194&idx=1&sn=4b1145e6c8c6f78f786e329efe5c6d3c&chksm=

97f7f2c4a0807bd2b7bac6fb4f8499efb2adad2c936a47571fc288daabcd2cf9d65a3626e4d8&mpshare=1&scene=23&srcid=12013oNsZtvZ3M22HJUB7zRD#rd

 
上一篇: 侯惠勤 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改革开放 2018-12-05
下一篇: 侯惠勤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理论底气 2018-09-18


主管:中共安徽省教育工委    主办:安徽省教育厅思政处    承办:合肥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管理入口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193号   Email:239586929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