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安徽省高校思政理论课教学资源网 >> 辅导员工作交流 >> 夏勤:自组织视域下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式研究
 
夏勤:自组织视域下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式研究
 
安徽省高校思政理论课教学资源网   发布时间:2017-04-22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420次】 【字体: 加粗 正常】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自组织视域下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式研究

夏勤

(合肥工业大学 商学系,安徽 宣城 242000


 作者简介:夏勤(1986- ),安徽庐江县人,合肥工业大学宣城校区商学系,助教.

摘要:该研究视高校班级为开放的非平衡系统,从而引入自组织原理,结合文献与问卷的调查分析以及行动研究法,探究出影响高校班级管理的四变量:班级价值观、班级效能、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班级资源与信息,构建以班级价值观为序参量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型。通过研究变量间的相互作用,主动发掘学生积极性,引导班级自觉管理。

关键词:自组织;高校班级管理;序参量

 

Abstract: The view college class is an unbalanced system, which is introduced by the self-organization principle. Through the investigation analysis and the action research methods, this paper explores four variables that affect the class management of college: class valuesclass efficiencyindividual socializationclass resource and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study of interaction of the variables, it takes the initiative of students’ enthusiasm, and guides class management by itself.

Key Words: Self-organization; Class Management of College; Order Parameter

 

随着学生个体需求的多样化发展,班级管理要求也越来越高。伴随班级规模的增幅变化,班级管理任务也越显复杂。班级作为高校学生工作的基础组织,其管理是否有效,势必影响大学生人才培养与社会人才输送的目标实现。面对如此多样性与复杂性,高校班级管理更应加强灵活性与指导性。

德国理论物理学家H.哈肯认为,如果一个系统不存在外部指令,按照相互默契的某种规则,各尽其责而又协调地自动地形成有序结构,就是自组织[1]。自组织是以耗散结构论、协同学、突变论和超循环理论为基础,在非平衡相变下,系统根据动力学机制,通过内部涨落,逐渐形成序参量(即慢变量),并依据伺服原理,由序参量支配其他变量,达到有序。

本文视高校班级为开放的非平衡系统,从而引入自组织原理,探究以班级价值观为序参量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式,解决高校班级管理的相关问题,达到学生内在动力的主动发掘和积极性的自我引导,形成班级管理的自觉有序(目标与归宿)。

 

一、问题提出

(一)文献研究

通过国内外文献检索分析,从CNKI检索主题词“班级管理”可获得20052014十年间相关文献材料,共有12807篇,而以“高校班级管理”为主题的检索结果只有314篇,有关高校班级管理的研究相对较少。研究内容偏向于实用性研究,理论抽象层次与高度略显不足,包含了:

1.主要研究视角

一是以教育学、心理学理论为依据,贯穿德育进行论述;二是引入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领域知识或相关理论进行论述;三是建构以人为本的高校班级管理理念,探索班级自主管理方式方法或模式等;四是针对高校自组织现象或团体的研究,借以对班级管理的影响以及自组织相关理论的应用等,314篇中基于自组织的高校班级管理研究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可窥一斑。

2.主要研究内容

一是相关理论的应用性探索,如基于心理学研究班级管理的干预性方式,通过分析主体特征探究引导与管理的适合路径等;二是相关经验的总结与提升,如基于主体的内在需求以及已有的工作总结,构建班级自主管理体系或者自主管理模式等;三是相关现象调研与策略等,如班级沟通、师生互动以及积极性等问题的调查与建议,大学生社团、特定QQ群与老乡会等现象的分析与思考等。

3.主要研究问题

多为表征性问题,核心问题较不突出,比较对应高校班级管理的研究内容特征(即偏向于应用性研究)。此类问题主要表现为班级管理理念、方式方法与模式等缺乏与时俱进、班级内外沟通与资源交换不畅、大学目标缺乏引导而不明确、学生主动意识有待强化、班级缺乏指导培训等,而班级价值观的核心问题鲜有论述(本文将在后续章节中说明)。

(二)问卷研究

通过问卷与访谈调研,以“B9.你觉得当前的班级学风怎么样?”、“B10.你觉得当前的班级纪律怎么样?”、“B11.你觉得当前的班级目标怎么样?”、“B12.你觉得本班活动的参与度怎么样?”等四个方面反应班级效能(主要指班级期望达到一定目标的程度或具体任务要求的程度),根据李克特量表评分法,将“非常好、比较好、一般、不太好、不好”一组陈述分别记分为54321。通过对52个高校班级的班级效能选项频数百分比统计,其结果如表1所示:

 

 

当前班级目标、纪律、学风以及活动参与度都不太令人满意,41-46%的评价“一般”,处于中间区域,即认为“不太好”与“比较好”之间,可适当加以引导与管理,提高班级效能的认可度。而30-39%的评价“不太好”,这是评价者对班级效能的理性认识,形成了预期与现实间的班级效能落差,产生了想要达到而又没有达到的紧张感或张力,可适当加以引导与管理,减缓或消除这种张力。

通过班情认知调研,以“A1.你知道本班同学的姓名和籍贯吗?”、“A2.你愿意了解他们吗?”反应“了解同学”状况;以“A3.他们对你感兴趣吗?”、“A4.他们对你的总体评价怎么样?”反应“他评”状况;以“A5.你觉得自己值得同学们肯定的地方多吗?”、“A6.在以下几个方面中,你觉得自己表现最好的是什么?(多选)”反应“自评”状况,发现班级基本情况认知结果也不太令人满意,比较拟合班级效能的调查结果特征,调查结果如下(表2):

 

2—班情认知

特别说明:

1.性别、学校类别对班级基本情况认知无差异化影响,Sig检测值大于0.05

2.当前班情认知与班级效能的调研结果反应了班级管理的不稳定性,属于非平衡相变。

然而,班情认知是班级管理的基石,更是后续工作的根本,必须挖掘本质原因。无论是自评他评,还是了解同学,都与学生的自主性和积极性有关。所以,本文前提假设为——由于学生的自主性与积极性不够,导致学生的个人自信心和成就感不足,从而形成班情认知和班级效能不佳。那么,如何提高学生的自主性与积极性应该就是提高班级效能与班情认知的核心问题。如前所说,引入自组织的目标与归宿是达到学生内在动力的主动发掘、积极性的自我引导和班级管理的自觉有序。因此,本文核心问题为——引入自组织,探究高校班级管理的序参量(慢变量,即班级价值观)及其与其他变量间的关系,提升学生内在动力的主动发掘与积极性的自我引导,进而形成班级管理的自觉有序。如果结果验证成功,则说明抓住了主要矛盾,解决了核心问题,前提假设合理,研究也有效。

 

二、理论基础

自组织理论主要由四部分组成:耗散结构理论(Dissipative Structure)、协同学(Synergetic)、突变理论(Catastrophe Theory)、超循环理论(Hyper cycle Theory)等。清华大学吴彤教授认为,耗散结构理论对于理解系统演化的前提条件十分重要(自组织出现的条件环境问题)[2];协同学理论阐述了系统之间的竞争和协同作用,推动着系统从无序向有序的演化,提升了人们对于自组织内部演化机制和动力的认识(自组织的动力学问题)[3];突变理论与自组织演化的相变理论密切相关,阐述了原因连续的作用可能导致结果的突然变化,揭示出相变的方式和途径以及相变的多样性(自组织的途径问题)[4];超循环理论指出相互作用构成了循环,提出了循环等级学说,从低级循环到高级循环,不同的循环层次与一定的发展水平相联系,揭示了自组织发展采取了循环发展形式(自组织的结合形式问题)。因此,对于自组织的研究方法,重视环境条件,重视相互作用,不追求固定演化结局,但认为演化具有一定意义的确定性。其特征有:

开放性——自组织的必然条件

涨落和突变——自组织的动力和方式

非线性——自组织的根本原因

远离平衡态——自组织之源[5]

自组织是一种开放的非平衡系统,即远离平衡态,处于非平衡相变。由于本身是一个耗散结构,伴随资源、信息、能量的输入与输出,从而维持自身的发展需求。在系统内部动力作用下,各因素(变量)之间相互协作与竞争,产生了涨落,并在外部环境条件和内部相互作用的双重影响下,产生巨涨落,进而形成序参量(慢变量)。根据伺服原理,序参量渐渐支配并奴役其他变量为其服务,使整个系统发展有序。然而系统往往不只有一个序参量,可能存在多个(可认为是一组序参量)。这些序参量对外部环境条件和内部涨落作用极其敏感,易产生突变,系统可能出现新的分叉与选择,形成新的相变,达到新的或更高级的有序。

如图1“自组织系统”所示:

 

 

1-自组织系统(简述)

(一)联系

自组织可认为是一种亚太结构,即由无序发展成有序的过程结构。班级作为一种系统,不可能开始时就是有序的。有经验的高校管理者知道班级也应该是一种由无序发展成有序的结构,而且这种结构容易受内外因素影响而不稳定。不同点在于目标干预,我们往往“洞悉”班级的未来发展方向,加以目标引导与管理,希冀产生既定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班级可能出现一些优异的学习型小组、创新创业团队或文化活动组织人员等,他们往往对班级的影响很大,存在相互协作与竞争关系,有明显的效仿作用,个人与团队威信得到提升,进而产生类似“学霸型”学习氛围较浓的班集体等。这与序参量存在异曲同工之妙,效仿和威信作用与伺服原理不谋而合,同学间的相互协作与竞争也符合动力学机制。换言之,高校班级就是自组织系统,就是一种耗散结构。

(二)指导意义

对于自组织的研究,重视系统的环境条件;重视系统的内部相互作用,尤其是序参量的涌现过程;重视系统的演化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说,系统具有方向性和目标性,从而存在增益作用。其对高校班级管理的指导意义为:

首先,高校班级作为一种耗散结构(前章班情认知与班级效能的调研结果也充分说明班级的不稳定性,是一种远离平衡态的相变),一定要注意资源与信息的输入输出,即班级管理的环境条件,确保班级发展的物质与能量需求,摒弃班级是封闭系统的静态认识,突破单一的线性的管理思维。然后,运用动力学机制,鼓励学生们相互协作与竞争,逐步发现高校班级管理过程中的各变量间的关系,挖掘出序参量,依据伺服原理,加以适当的引导与管理,扩大序参量的支配作用,促使优良班集体的形成。最后,根据序参量的产生,班级发展具有一定的演化意义,标明了方向性与目标性。由于序参量容易受内外因素影响而突变,可从班级外部环境条件和内部相互作用(尤其是序参量本身)加以引导与管理,形成班级管理的增益效果,增强班级管理的方向性与目标性。

 

三、模式分析

 

本研究以高校班级为研究对象,发放问卷2600份,回收后有效率为95%。通过文献分析,专家访谈、重复检验法等方式,抽取主要调查内容有班级目标、纪律、活动、干部管理、学风建设、信息交流、资源共享、团队建设、指导培训和榜样学习等。采用SPSS统计分析,问卷信度为0.860,表明该问卷可信度较高。问卷效度为0.815,表明该问卷的有效性亦高。结果如下表3、表4所示。

 

 

(一)变量解析

对高校班级管理指标进行巴特利特球形检验,KMO值为0.815(见表4),合适做因子分析。研究的Bartlett球形的检验值为808.801(自由值为171),Sig<0.05,达到显著水平,表明母群体相关矩阵间有共同因子存在,适合做因子分析。用因子分析法对高校班级管理的具体指标进行降维分析,可以清晰地看出高校班级管理的特征,用主成分分析法进行Kaiser标准化的正交旋转后,共提取四因子,如表5和表6所示。

 

5“主成分”反应了高校班级管理可分为四个维度,按重要性排序依次为:“F1班级价值观”、“F2班级效能”、“F3个体社会化”、“F4班级资源与信息”,每个维度都有相应的具体指标。表6“解释的总方差”可知,主成分F1的贡献率最高,将近解释了调查问卷50%的内容(49.031%)。结合表5,主成分F1可解释为“班级价值观”,毫无疑问地可视为高校班级管理的主要变量。各变量解释为:

班级价值观,更确切地说是个体对班级价值观认识的集合,反应出个体对班级资源共享、信息交流、目标、学风等活动认定与评定的思维与取向,具有稳定性和持久性。由于班级是由学生个体组成,班级价值观也必然由每个学生的班级价值观构成。本问卷引用相关问题的“重要性”加以判断,说明班级价值观。

班级效能可理解为班级期望达到一定目标的程度或具体任务要求的程度,本文用“怎么样”的个体主观评价反应相关问题的完成程度,说明班级效能。

个体社会化指个体在特定社会文化环境中,学习和掌握知识、技能、语言、规范、价值观等社会行为方式和人格特征,适应社会并积极作用于社会,创造新文化的过程。在这里主要表现个体融入班级的能力,从个体能否共享、付出以及努力再学习等情况的应答,说明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

班级资源和信息指高校班级管理的外部环境条件,维持班级发展需要的物质、信息和能量等,如政策文件、资金、各类活动平台等。

1.外源变量:班级资源和信息

高校班级管理的外源变量主要是由外部条件或因素所决定,对应于班级资源和信息变量。首先肯定的是高校班级不是封闭系统,作为一种耗散结构(狭义理解为班级想达到而又未达到的状态),必须有物质与能量维持发展。换言之,一个开放式的高校班级,必须与外界进行资源与信息的交换,才能生存与发展,最终由无序走向有序。因此,班级资源与信息是高校班级管理的外源变量,如教育部、学校政策文件、资金支持、活动平台等,但是外源变量最终还需转化为内源变量才能发挥作用。

2.内源变量:班级效能和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

内源变量是系统发展的内因。根据自组织原理,系统依据动力学机制,通过各因素之间相互协作与竞争,发生了内部涨落,进而产生序参量,由于伺服原理,序参量支配并奴役其他变量为其服务,逐渐使系统达到有序。其过程等效于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与班级效能的相互作用。个体社会化泛指个体在班级里的分享、付出、奉献与努力再学习等。个体既要在班级文化里学习掌握知识与技能,从而实现自我创造;又要自主适应班级,作用于班级,进而为班级创造。这包含了自学、他学、效仿与创新等协作与竞争过程,通过这种协作与竞争的相互作用(动力学机制),必然使某些方面加强或削弱(涨落),逐渐涌现出良好的态势。这些态势反应出良好的班级效能,而班级效能又能反向促进态势的进一步发展,态势与班级效能之间的相互作用将会产生更多的个体效仿与学习,形成伺服效应,序参量必然涌现。其实序参量也是内源变量之一,只不过因其特殊性而以支配变量另行说明而已。

3.支配变量:班级价值观

根据自组织原理,支配变量是慢变量,而非快变量,即序参量,具有支配并奴役其他变量的特征。当序参量接近不稳定点时,系统变化最大,产生巨涨落。班级价值观之所以是支配变量,主要原因有:

1)班级价值观的稳定性和持久性特征,说明了它是慢变量,而非快变量。在时间上存在慢慢积累的形成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2)班级价值观的贡献率(49.031%),将近解释了高校班级管理50%的变量内容,说明它具有一定的支配作用。

3)班级价值观反映于班级行为影响,往往形成诸如考研、就业、学霸或者文体活动等强班,尤其在某“点”上的强化,如学霸班的数学强或英语强,文体活动强班的学校运动会名次第一等。当班级接近于这些强化“点”时,班级效能反应出涨落变化。例如高数又名列前茅时,班级自信心和成就感(班级达到预期目标而生成的情感)空前高涨;当落后一个名次时,班级要么为巩固地位重整士气而奋发向上,要么一蹶不振。这与自组织系统在不稳定性“点”时的变化,具有相似特征。所以,班级价值观作为支配变量或序参量,具有支配奴役其他变量的特征,产生了巨涨落,是系统有序的主要参考指标。

(二)变量模型

由班级价值观、班级效能、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班级资源与信息分属支配变量、内源变量与外源变量的关系分析,结合自组织原理,可知高校班级管理的变量关系模型,如下图2所示:

 

 

2-自组织的高校班级管理的变量关系模型

班级价值观作为序参量,处于模型的上下端,结合中间箭头,表示为班级价值观具有支配奴役其他变量的能力,并与其他变量发生相互作用,逐渐驱使班级管理自觉有序,在形态上存在正负向的趋势。虽然班级资源与信息作为外部环境条件因素,维持着班级管理的物质与能量需求,但由于四变量间的相互作用,使班级资源与信息、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班级效能共同构成了模型的底面(阴影区域),说明了它们的被支配地位。当班级通过外界取得资源与信息后,经班级价值观、班级效能和个体社会化的相互作用,转化为内源变量,进而参与相互作用。由于这种相互作用力,必然产生涨落,即班级某些方面将被加强或削弱,最终形成序参量。当序参量一旦形成,势必支配其他变量为其服务,促使班级有序的形成,说明如下:

1.班级价值观的引导,而非目标植入

由于班级自觉有序是以序参量为主要参考依据,序参量又具有支配其他变量的作用,顾高校班级管理的核心问题就是班级价值观。对班级价值观的引导,其实就是高校班级管理的序参量“求解”过程,这种“求解”过程是根据相互作用力,自然而然发生的过程,而非目标植入,非要得到特定的结果不可,尤其要避免产生班级价值观的负向形态。至于一组班级价值观参量中(班级的序参量往往不止一个,可认为是一组序参量),到底哪些有能力成为序参量,由系统的相互作用得出。因此,此类引导无非就是构造一组正面的积极的班级价值观参量,再由系统的相互作用“优胜劣汰”出相应的序参量。即使每个班级都有一个或多个序参量,但这些序参量最终也会趋向稳定,通过进一步完善班级价值观的序参量“集合”,可以达到深化引导的作用。

2.协调内外因素,扩大增益效果

虽然班级价值观构造出一组参量,但是这组参量能否形成序参量不仅受内部相互作用影响,而且还受外部环境条件因素制约。如果从外部因素看,能否有效配置资源与信息输入,势必抑制或增强这种“引导力”(班级价值观的引导力),进而影响系统增益效果。如果有意控制某一内因素(如班级效能方面),势必也会造成影响。换言之,序参量的涌现交由系统的相互作用力解决,但这并不说明该系统不可控,有必要发挥班级其他因素的引导作用。通过配置班级资与信息以及调控班级效能,达到协调班级内外因素的目的,引导班级价值观的正向形态,扩大增益效果。

3.鼓励协作与竞争,构建班级相互作用力

班级协作与竞争促使个体自学、他学、效仿与创新等,构造出班级内部的相互作用力。不仅鼓励个体同中求异,激发竞争意识,而且激励个体异中求同,培养协作能力,提高个体社会化或“班级化”水平。同时积极培养各类班级兴趣小组或团队建设,增强个体的自主性、自觉性和积极性。这些相互作用力不仅是系统内部的涨落之因,更是序参量涌现的动力之源。

综上所述,班级价值观是序参量,具有支配作用,要注意正向形态的引导;鼓励个体间相互协作与竞争,提高个体社会化能力,增强班级相互作用力;调控班级资源与信息以及班级效能,协调班级内外因素,扩大增益效果。并且它们之间是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共同构成班级管理的自觉有序,保证了班级管理从低级形式向高级形式的跃迁,同时又为下一个新的“有序”或相变蓄积力量,使系统自然而然进入另一个新阶段。

四、结果验证

通过对班级的学风引导、奖学金激励以及优秀典型表彰等,测试班级逐渐形成学风端正的以考研为目标的优秀班集体(本科三年级班级),其中5人发表过学术论文,97%学生参加过创新创业项目以及各类学科科技类比赛并获有奖项,英语四级与计算机二级通过率100%等。通过班情认知和班级效能情况检测后,前后结果相差明显,后测的结果提升很大,说明自组织的高校班级管理模式研究确实有助于学生自主性与积极性的提高,有益于班级管理问题的解决,如表7测试结果所示:

 

7-班情认知与班级效能后测结果(对比表1和表2

 

 

 

 

 

 


参考文献:

[1] 吴天明.基于自组织的产业集群创新理性探讨[D].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论文,2005:46

[2] 柯志波.工程项目实施过程自组织探究[J].价值工程第10,2012:15

[3] 刘朝瑞.县域生态经济发展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博士论文,2008:67

[4] 秦书生.自组织的复杂性特征分析[J].系统科学学报第1,2006:23

[5] 尹怀琼.从哲学的角度探讨网络信息自组织[J].现代情报第12,2003:36

 
上一篇: 张沙沙:当代大学生网络生活状况调查研究 2017-04-22
下一篇: 谢宇:高校心理教师职业发展的问题和对策 2017-04-22


主管:中共安徽省教育工委    主办:安徽省教育厅思政处    承办:合肥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管理入口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屯溪路193号   Email:2395869297@qq.com